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八只眼看世界

整合尖锐全新视点,打造独特知讯平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金瓶梅》考证4(全冉粉)  

2012-06-06 15:28:09|  分类: 名著解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《金瓶梅》考证4(全冉粉) - 感谢春天 - 生涯,不进则退

       《金瓶梅》一定要和《宋史》、《明史》、《嘉靖以来首辅传》、《万历野获编》结合着阅读。《明史》是官修史书里面非常杰出的一部。这倒不是清朝统治者的深仁厚泽,而主要是黄宗羲和万斯同的功劳。想起两位先哲对原则性和灵活性的完美把握,俺就立刻肃然起敬。
         看《金瓶梅》第四十六回里面过元宵节,比自己亲自过元宵节还要累。这就是《金瓶梅》的厉害之处。田晓菲说看完全书,有过了一生一世的感觉。这种乐趣,不是逛公园和吃大餐能够比的。
 


        绣像本《金瓶梅》的最后一回《题头诗》:“ 诗曰:
  
    旧日豪华事已空,银屏金屋梦魂中。
  
    黄芦晚日空残垒,碧草寒烟锁故宫。
  
    隧道鱼灯油欲尽,妆台鸾镜匣长封。
  
    凭谁话尽兴亡事,一衲闲云两袖风。”
  
  这首诗写得真不错!孔尚任的《桃花扇》最后一折《渔樵话兴亡》就是从这里来的。这首诗最好的一句我认为是“隧道鱼灯油欲尽”,用是秦始皇陵墓中以人鱼膏为油灯的典故。油尽灯枯,秦始皇开创的封建帝王专制制度也应该走到尽头了。
  仅仅凭着这一首气魄悲壮、眼界宽广、见识深刻、格律整齐的作品,我就坚信《金瓶梅》的词话本和绣像本大体都是原作者的大手笔!而绣像本是词话本的改进版。两个版本各有特色。词话本详尽泼辣、自然天成。绣像本不蔓不枝、严密深沉。两个版本我都喜欢,用《金瓶梅》的原话,那就是“陈经济弄一得双”吧。

《金瓶梅》考证4(全冉粉) - 感谢春天 - 生涯,不进则退
《金瓶梅》的历史
  万历二十四年(1596) ,文学家袁宏道(1568~1610,字中郎,号石公,湖北公安人)作《与董思白书》 :
  一月前,石篑见过,剧谭五日。已乃放舟五湖,观七十二峰绝胜处,游竟复返衙斋,摩霄极地,无所不谈,病魔为之少却,独恨坐无思白兄耳。《金瓶梅》从何得来?伏枕略观,云霞满纸,胜于枚生《七发》多矣。后段在何处?抄竟当于何处倒换?幸一的示。
   这是一封非常重要的信件,是目前存世的最早记录《金瓶梅》的文献。袁宏道此前刚刚和陶望龄(1562~1609,字周望,号石篑,浙江绍兴人)游览了太湖,非常快乐,可惜董其昌(1555~1636年,字玄宰,号思白,今上海松江人)不在。由此可见三人友情之亲密。袁宏道读了董其昌借给他的前半部分《金瓶梅》(据谢肇淛记录,实际上为十分之三),立刻发现了其珍贵价值,他一边抄录,一边急迫的索要后半部分。他也提出了四百年来一个著名的问题:“《金瓶梅》从何得来?”
  董其昌告诉给他没有?以袁宏道之好奇,以董其昌之友情,结论不言而喻。万历三十六年(1608)袁宏道作《觞政》:
  传奇则《水浒传》、《金瓶梅》等为逸典。不熟此典者,保面瓮肠,非饮徒也。”
  这种得意的姿态,预示着袁宏道得到了全本。而《觞政》,似乎同时在给《金瓶梅》作广告。
但是有人看过《觞政》就不服气。屠本畯(1542~1622之后,字田菽,号豳叟,浙江鄞县人)在《山林经济籍》中说:
  不审古今名饮者,曾见石公所称“逸典”否?按:《金瓶梅》流传海内甚少,书帙与《水浒传》相埒。相传嘉靖时,有人为陆都督炳诬奏,朝廷籍其家。其人沉冤,托之《金瓶梅》。王大司寇凤洲先生(王世贞,1526~1590年,字元美,号凤洲,又号弇州山人,今江苏太仓人)家藏全书,今已失散。往年予过金坛,王太史宇泰(王肯堂,1549 ~1613,字宇泰,今江苏金坛人)出此,云以重费购抄本二帙。予读之,语句宛似罗贯中笔。复从王征君百谷(王稚登,1535 ~1612,字百谷,今江苏江阴人)家,又见抄本二帙,恨不得睹其全。如石公而存是书,不为托之空言也,否则石公未免保面瓮肠。
《金瓶梅》考证4(全冉粉) - 感谢春天 - 生涯,不进则退
  屠本畯知道《金瓶梅》的抄本当时非常罕见,书籍的卷数和《水浒传》一样。他听说《金瓶梅》的作者在嘉靖年间受到了锦衣卫都督陆炳(1510 ~1560,字文明,浙江平湖人)迫害,被抄了家,于是写《金瓶梅》泄愤。王世贞家里有全本,可是已经失散了。他认为袁宏道要求太高,因为《金瓶梅》很难弄到。他自己费了老大劲,从王肯堂那里看到了两卷,从王稚登那里又看到了两卷,发现里面的文笔和《水浒传》差不多(当时人们普遍认为是罗贯中写了《水浒传》,欣欣子的《金瓶梅词话序》里面也这样认为)。根据谢肇淛记录,全书为二十卷,屠本畯实际上看到了全书的十分之二,他为不能看到全本而特别遗憾。于是他怀疑袁宏道自己都没有全本。
  其实,屠本畯很可能被袁宏道耍了。

公安派领袖袁宏道无疑是《金瓶梅》早期流传中最热情、最勤奋的推崇者和传播者。众所周知,他在文坛上一方面盛赞徐渭“眼空千古,独立一时”(《徐渭集》1343页),一方面严厉批判王世贞为代表的复古主义,甚至情绪化的骂王世贞为“钝贼”(《徐渭集》1354页)。他同时也是徐渭作品早期流传中最热情、最勤奋的推崇者和传播者。
  袁宏道的亲友们证明袁宏道最后得到了全本(少五回),没有吹牛皮。
  袁中道(1570 ~1623,字小修,湖北公安人,袁宏道之弟)万历四十二年(1614年)作《游居杮录》:
  往晤董太史思白,共说诸小说之佳者。思白曰:“近有一小说,名《金瓶梅》,极佳。”予私识之。后从中郎真州,见此书之半,大约模写儿女情态俱备,乃从《水浒传》潘金莲演出一支。所云“金”者,即金莲也;“瓶”者,李瓶儿也;“梅”者,春梅婢也。旧时京师,有一西门千户,延一绍兴老儒于家。老儒无事,逐日记其家淫荡风月之事,以西门庆影其主人,以徐影其诸姬。琐碎中有无限烟波,亦非慧人不能。追忆思白言及此书曰:“决当焚之。”以今思之,不必焚,不必崇,听之而已。焚之亦自有存之者,非人力所能消除。但《水浒》崇之则诲盗;此书诲淫,有名教之思者,何必务为新奇以惊愚而蠹俗乎?
《金瓶梅》考证4(全冉粉) - 感谢春天 - 生涯,不进则退
  袁中道接触《金瓶梅》和袁宏道一样,都是受了董其昌的影响。万历二十五年(1597)在真州(今江苏仪征)他看到了袁宏道传抄的半部《金瓶梅》(实际上为十分之三)。他明确指出作者是在北京给“西门千户”(意思就是西门庆)当门客的“绍兴老儒”。袁中道给董其昌打掩护,说董其昌提出一定要烧了《金瓶梅》。这简直是欲盖弥彰。要烧就烧,何必还推荐给袁宏道兄弟看?什么好东西到了文坛领袖袁宏道手里,那还不闹得全国皆知?
  董其昌这个老儿,装出一个正人君子的样子,横行乡里,欺男霸女,活脱脱一个西门庆再世。他为什么要烧《金瓶梅》?大家都明白了吧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