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八只眼看世界

整合尖锐全新视点,打造独特知讯平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金瓶梅》考证5(全冉粉)  

2012-06-07 15:19:00|  分类: 名著解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《金瓶梅》考证5(全冉粉) - 感谢春天 - 生涯,不进则退

       谢肇淛(1567~1624,字在杭,号武林,福建长乐人),万历四十四年(1616)作《金瓶梅跋》:
    《金瓶梅》一书,不著作者名代。相传永陵中有金吾戚里,凭估奢汰,淫纵无度,而其门客病之,采撩日逐行事,汇以成编,而托之西门庆也。书凡数百万言,为卷二十,始末不过数年事耳。其中朝野之政务,官私之晋接,闺阔之蝶语,市里之偎谈,与夫势交利合之态,心输背笑之局,桑中淮上之期,尊罄枕席之语,验验之机械意智,粉黛之自媚争妍,押客之从臾逢迎,奴怡之稽唇淬语,穷极境象,械意快心。譬之范公传泥,妍媛老少,人鬼万殊,不徒肖其貌,且并其神传之。信稗官之上乘,炉锤之妙手也。其不及《水浒传》者,以其狠琐淫媒,无关名理。而或以为过之者,彼犹机轴相放,而此之面目各别,聚有自来,散有自去,读者意想不到,唯恐易尽。此岂可与褒儒俗士见哉?此书向无镂板,钞写流传,参差散失。唯弇州家藏者最为完好。余于袁中郎得其十三,于丘诸城得其十五,稍为厘正,而阅所未备,以俊他日。有嗤余诲淫者,余不敢知。然傣清之音,圣人不删,则亦中郎帐中必不可无之物也。仿此者,有《玉娇丽》,然则乖彝败度,君子无取焉。
  谢肇淛这段跋文透漏了不少重要信息:《金瓶梅》据说是嘉靖年间一个“金吾戚里”的门客记录主子生活的实录。全书分为二十卷,有百万字以上。暂时没有刻本,靠传抄流行,王世贞家中的藏本最为完善,这和屠本畯的说法是一致的。谢肇淛从袁宏道手中抄录了十分之三,从“丘诸城”手里抄录了十分之五,那么谢肇淛看到了全书的十分之八。“丘诸城”一般认为是山东诸城人邱志充(1583~1632,字六区,又字美甫,号介子),潘承玉认为“丘诸城”应该是“丘麻城” ,即公安派作家湖北麻城人丘坦(1576~?,字坦之,号长孺),因为丘坦是刘承禧(?~1622,字延伯,湖北麻城人)的妹夫,而袁宏道指出当时惟有刘承禧藏有《金瓶梅》全本。此外谢肇淛还提到了《金瓶梅》的续书《玉娇丽》,认为它严重偏离当时的主流价值观。

《金瓶梅》考证5(全冉粉) - 感谢春天 - 生涯,不进则退
  谢肇淛的《金瓶梅》首先来自袁宏道,时间是1598年左右,这是有旁证的。万历三十四年(1606),袁宏道在公安作《与谢在杭》,催促谢肇淛归还《金瓶梅》,“《金瓶梅》料已成诵,何久不见还也?弟山中差乐,今不得已,亦当出,不知佳晤何时?葡萄社光景,便已八年”云云。
  谢肇淛是袁宏道的铁杆兄弟,他撒起慌来也是脸不红心不跳,硬说王世贞家里有黄色书刊全本,让他们家引火上身。
        沈德符(1578~1642,字景倩,一字景伯,又字虎臣,浙江嘉兴人)大约万历四十七年(1619)作《万历野获编》:
  袁中郎《觞政》以《金瓶梅》配《水浒传》为外〔逸〕典,予恨未得见。丙午,遇中郎京邸,问:“曾有全轶否?”曰:“第睹数卷,甚奇快。今惟麻城刘延白承禧家有全本,盖从其妻家徐文贞录得者。”又三年,小修上公车,已携有其书,因与借抄掣归。吴友冯犹龙见之惊喜,怂恿书坊以重价购刻;马仲良时榷吴关,亦劝予应梓人之求,可以疗饥。予曰:"此等书必遂有人板行,但一刻则家传户到,坏人心术,他日阎罗究洁始祸,何辞置对?吾岂以刀锥博泥犁哉!"仲良大以为然,遂固筐之。未几时,而吴中悬之国门矣。然原本实少五十三回至五十七回,遍觅不得,有陋儒补以人刻,无论肤浅鄙理,时作吴语,即前后血脉,亦绝不贯串,一见知其赝作矣。闻此为嘉靖间大名士手笔,指斥时事,如蔡京父子则指分宜,林灵素则指陶仲文,朱勔则指陆炳,其他各有所属云。中郎又云:“尚有名《玉娇李》者,亦出此名士手,与前书各设报应因果。武大后世化为淫夫,上烝下报;潘金莲亦作河间妇,终以极刑;西门庆则一騃憨男子,坐视妻妾外遇,以见轮回不爽。”中郎亦耳剽,未之见也。去年抵辇下,从邱工部六区(志充)得寓目焉,仅首卷耳,而秽黩百端,背伦灭理,几不忍读。其帝则称完颜大定,而贵溪、分宜相构亦暗寓焉。至嘉靖辛丑庶常诸公,则直书姓名,尤可骇怪,因弃置不复再展。然笔锋恣横酣畅,似尤胜《金瓶梅》。邱旋出守去,此书不知落何所。
《金瓶梅》考证5(全冉粉) - 感谢春天 - 生涯,不进则退
  沈德符是史学家,这一段记录详细完整。沈德符丙午年(1606)在北京遇到袁宏道,得知了麻城刘承禧拥有全本,来自妻子的娘家徐阶 (1503~1584,谥号文贞,今上海松江人)家。刘承禧是徐阶孙子徐元春的女婿,后来与徐氏离婚,又娶了梅国桢((1542~1605,字客生,号衡湘,湖北麻城人)的女儿。1609年,沈德符从袁中道手中抄到几乎完整的全本,随后带回江南。这也说明,袁宏道兄弟此时已经拥有了全本《金瓶梅》(少五回)。台湾魏子云通过考证,确定马仲良榷吴关为1613年。 马仲良和冯梦龙(1574~1646,字犹龙,又字公鱼、子犹,别号龙子犹、墨憨斋主人,今江苏苏州人)怂恿沈德符刻印《金瓶梅》,沈德符拒绝了。这很可能是掩盖之词。不久苏州就刻印了《金瓶梅》,其中五十三到五十七回五回找不到原稿,是江浙“陋儒”补写的。沈德符听说《金瓶梅》的作者是“嘉靖间大名士”,写作目的是“指斥时事”。《玉娇李》是《金瓶梅》的姊妹书,严重背离当时的主流价值观。沈德符从邱志充那里亲眼看过《玉娇李》第一卷。书里面的皇帝是金世宗完颜雍,又影射了夏言(1482~1548,字公谨,号桂州,江西贵溪人)和严嵩(1480 ~1567,字惟中,号介溪,江西分宜人)的相互倾轧。至于辛丑年(嘉靖二十年,1541)的进士,书里面是直接点名。沈德符觉得又惊讶又害怕,没有继续看下去。这本书文笔之好,似乎比《金瓶梅》还强。邱志充不久离京当了地方官,《玉娇李》于是下落不明。
  沈德符毕竟亲眼看过《玉娇李》第一卷。以“玉娇李”与“金瓶梅”的完美对偶,可见谢肇淛所说的《玉娇丽》,应该是《玉娇李》。
  何况著名的“潘金莲醉闹葡萄架”里面有一个引人注意的道具——玉黄李子,就是所谓的“玉娇李”。

        万历丁巳(1617)苏州出版了《金瓶梅词话》,这就是目前能见到的最原始版本。书的前面有欣欣子的《金瓶梅词话序》、廿公的《金瓶梅跋》、东吴弄珠客的《金瓶梅序》。

  欣欣子的最重要的一句话是:“窃谓兰陵笑笑生作《金瓶梅传》,寄意于时俗,盖有谓也。”他指出了《金瓶梅》的作者是“兰陵笑笑生”,写作目的是劝世救俗。随后欣欣子谈到情感发泄的重要性和轮回报应不爽,符合《金瓶梅》主旨。此外谈到了《金瓶梅》批判继承了前人的一些小说成果:《剪灯新话》、《莺莺传》、《效颦集》、《水浒传》、《钟情丽集》、《怀春雅集》、《秉烛清谈》、《如意传》、《于湖记》等等。而这九本参考书,确实以各种面目出现在《词话本》中。这篇序言,信息丰富准确、文笔流畅自然、感情淋漓充沛、主题鲜明扼要,必然出于高手之笔。以“欣欣子”与“笑笑生”的对偶,“欣欣子”很有可能就是作者“兰陵笑笑生”的另一个化名。

《金瓶梅》考证5(全冉粉) - 感谢春天 - 生涯,不进则退

  廿公的最重要一句话是:“《金瓶梅传》,为世庙时一巨公寓言,盖有所刺也。”这句话通常引起误解。这句话如果写标准一些是这样的:“《金瓶梅传》,寓言世庙时一巨公,盖有所刺也”。廿公的本意是:“《金瓶梅》是隐射和讽刺嘉靖时期的一名大官僚的书”。这与沈德符所说的隐射严嵩正好合拍。有些学人仅仅从字面理解,认为《金瓶梅》是嘉靖年间一个大官僚写的寓言,这就差了十万八千里了,可发一笑。
  东吴弄珠客作《金瓶梅序》,希望大家不要误解袁宏道是在宣扬淫秽读物。他点出了《词话本》出版于苏州,时间是万历丁巳(1617)冬天。不少学者认为东吴弄珠客就是冯梦龙。
         到此为止,明朝关于《金瓶梅》作者的说法有了五种,分别是欣欣子的“兰陵笑笑生说” 、屠本畯的“受都督陆炳迫害者说”、袁中道的“绍兴老儒说”、谢肇淛的“金吾戚里门客说”、沈德符的“嘉靖间大名士说”。
   除了欣欣子的“兰陵笑笑生说”语焉不详,剩下的四种观点有这样一个共同之处,即一致认为《金瓶梅》影射了嘉靖年间的历史事实。
  而屠本畯的结论是看过全书十分之二之后得出的,谢肇淛的结论是看过全书十分之八之后得出的,袁中道和沈德符的结论是看过全书十分之九之后得出的。 “公安派”文学家袁宏道、袁中道、谢肇淛,沈德符等人之间的关系特别亲密,以袁宏道为核心,他们之间的交流是频繁的。他们手中的部分《金瓶梅》都有一个共同来源——董其昌。他们的观点事实上是一致的,综合起来是:《金瓶梅》的作者是嘉靖年间一个大名士,曾经在北京给达官贵人当门客,作《金瓶梅》是为了影射主人的荒唐生活,影射病态的官场政治。相对于屠本畯、谢肇淛、沈德符的道听途说,袁中道的语气最为肯定,信息最为丰富,他明确指出《金瓶梅》的作者是“绍兴老儒”。
  嘉靖年间当过门客的“绍兴老儒”,最有名气的当然是徐渭。徐渭1556年到1562年在浙江给兵部尚书胡宗宪当谋士,相处愉快。1563年到1564年在北京给礼部尚书李春芳当门客,双方关系非常不好。1576年到1577年在宣化给宣化巡抚吴兑当幕客,相处愉快。1580年到1581年在北京给翰林院修撰张元忭当门客,最后又不欢而散。其中1580年徐渭还给马水口参将李如松当过一段时期的幕客,随后一直交往。徐渭在京期间还结识了梅国桢,成为知己。从1588年起,徐渭的小儿子徐枳一直在李如松军中效力。徐渭在北京的两次门客生涯都是不愉快的。
        沈德符说麻城刘承禧有《金瓶梅》全本,刘承禧又是从他妻子徐氏家里,就是“徐文贞”(徐阶)家里弄来的。徐阶,大家都知道,官场老狐狸一个。徐阶的子孙,大家都知道,地方上的豪强恶霸,被海瑞查处的那一大帮子。他们家的人写《金瓶梅》,那不是神话吗?徐家是宰相之后,刘家是锦衣卫世家,刘承禧娶了徐阶孙子徐元春的女儿,这是当时有名的政治婚姻。而徐氏在刘家败落以后,还破天荒的和刘承禧离了婚,回娘家居住。她可能把《金瓶梅》这样的奇书送给丈夫刘承禧?
  于是乎,我又冒出一个想法:这个“徐文贞”不是徐阶,而是两个人,一个是徐文长,一个是梅国桢,徐文长写《金瓶梅》,梅国桢收藏转移《金瓶梅》。梅国桢和刘承禧的父亲刘守有是表兄弟。梅国桢的二女儿恰恰就是刘承禧的继妻。她以《金瓶梅》陪嫁的可能性比徐氏高很多。梅国桢的三女儿梅澹然就是李贽的得意门生,闹得满城风雨的那位。
  如果这个猜想成立,我也要咬牙切齿骂沈德符和袁中道是两只可爱的小狐狸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