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八只眼看世界

整合尖锐全新视点,打造独特知讯平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水浒里的山头与派系  

2012-10-26 10:10:59|  分类: 名著解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 喜欢水浒传的朋友,在对众多英雄绰号耳熟能详之余,一定也会对两个词有兴趣:山头,派系。在中国传统文学作品中,水浒是以山头多派系复杂见长的,山头派系多到数不胜地数。水浒108将,几乎将将有派系,有的甚至不止一个派系,而且大多来自不同的山头。这也是水浒一书引人入胜的地方。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,喜欢阳谋者看武功,喜欢阴谋者理派系,各取所需,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    其实也不光水浒一书,三国演义、红楼梦等传统名著,都少了不这些,只是因为水浒的绿林概念,因此山头多些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 说是山头、派系,要我看来,其实都是一个个不同形式、内涵的组织与机构,套用现在的话,就是一家家不同形式的公司。有的是大公司,有的是小公司,有的处在壮大之际,有的正在为生存而打拚。或者说,和平年代是公司,乱世则是强盗团伙或黑社会。当然,和平年代也有黑社会组织,乱世时也有正规公司,只是以那种形式为主上肯定有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 近三十年来,随着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,以及香港黑社会与武打电影的盛行,“江湖”中算是出现国人口中频率较高的语汇之一。而“人在江湖,身不由已”,往往又被不得志或不由自主者用来形容自身的尴尬处境。

        为什么“身不由己”?谁让你不能自主?主观、客观原因都有。主观原因就没办法仔细讨论了,一定是自身本事、阅历与时间等综合原因纠集在一起,使绝大多数人受制于人或组织。客观原因呢,除了大形势外,可能还与自身效力的组织有关,因为“人在江湖”之上。这些年,某某人一加入某个圈子或组织,往往感慨“可找到组织了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么建立组织,要么寻找组织,似乎我们生活的行进路线图,就是这样的。男女二人情投意合,结为连理,除了生理需求与繁衍需求之外,亦有组织需求。家庭虽小,但却是不折不扣的组织,而且是最富战斗力的组织,“夫妻同心,其力断金”,说是就是这个道理。当然,不和睦不和谐的家庭也不在少数,但不到万不得已,一般都不会离开,其中原因,确实与家是个成熟与凝聚力的组织有直接关系,连这样的组织都不想拥有,恐怕也难融入其它组织了。

        建立组织与寻找组织,有时候往往能形成很大的力量,并促成组织如雨后春笋般成长。上个世纪80年代始,各种各样的功法传播渠道很盛行,各种讲习班充斥城市,甚至进入大学讲堂,严新、张宏保、李宏志等人,那时候都是妇孺皆知的人物。到了90年代,各种各样的传教组织,又开始在城乡结合部游走,为心灵寻找安慰者提供方法或方便之门。

        应该说,松散型组织往往形不成有效力量,不仅对执政者构不成什么威胁,往往还对太平盛世双点缀或锦上添花。意大利的黑手党就帮助打过希特勒军队,上海青红帮也助过蒋介石,黑社会组织也未必尽做坏事。

        不过在北宋后期,各种形态的黑社会组织,却确实是损害政府的力量。因为有水泊梁山英雄造反,有方腊、田虎等造反并成立独立王国。这一场场搅得当权者夜不志寐的造反,都由一个个小组织壮大而来。不过,话反着来说,与这些造反同时,国家还真的不是太平盛世了。因此,这些小组织行为就不仅不是点缀,而是夺王朝的权,或者准备夺王朝的权,起码是挖王朝的墙角,动摇赵氏社稷江山。

        而在水浒传中,这个时候正在兴起轰轰烈烈的占山头运动。

        水浒传(请原谅,在我的文字中,以水浒传书中材料为历史。当然,我知道这些与真的历史差着十万八千里,但没关系)一书显示,当时占山为王已经成为社会一股潜力量,是赵氏王朝的灰色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 这个时候,先后占山为王的有:少华山的史进、朱武、陈达、杨春;桃花山的李忠与周通;梁山的王伦、杜迁、宋万、朱贵;清风山的燕顺、王英、郑天寿;对影山吕方(郭盛也算是一个);二龙山鲁智深、杨志、武松;黄门山欧鹏、蒋敬、马鳞、陶宗旺;登云山的邹渊、邹润;饮马川裴宣、邓飞、孟康;白虎山的孔明、孔亮;芒砀山樊瑞、项充、李衮;登云山邹渊、邹润叔侄;枯树山鲍旭。这样简单算来,就有12个山头之多。

        这12个山头中,有3个山头是经过至少两次大王变更的。少华山过去的大王是朱武,也就是水泊梁山日后的副军师,是他慧眼识英雄,找来了武功高强的纹身少年史进。后来的历史证明,少华因为这次重要的天王演变,再次加入梁山时的分量已经完全不同。二龙山成为10个山头中最厉害的山头,是在鲁智深与杨志从邓龙等人手里夺得政权之后。在武松加盟后,它的三个大王,都是“江湖驰誉望”(林冲诗句)之辈。鲁智深、杨志、武松中单独任何一个,都足以罩住一个山头。当宋江去清风寨找花荣经过清风山时,宋江对清风山的三个大王说起武松投奔二龙山去,燕顺等三个清风山头领都跌脚懊恨道:“我们无缘,若得他来这里,十分的好,却恨他投那里去了”(第32回)。仰慕与渴望之情,跃然纸上。梁山是水浒书中的主山头,也因此,大王变换3次之多。另外,也只有到第三次变换政权,才算真正成了天下第一大山头,因为很快连二龙山也并入梁山了。

        这些山头,都在城乡结合部,城市与城市结合部,或者三不管的地方,政府军队武力达不到,地方乡绅力量又仅能自卫,因此,这土匪们或者“大弄”(史进第一次收到少华山主朱武礼物时语。后来刘唐代表梁山给宋江送黄金时,宋江也说过一次。说这句话时,二人的表情都是既羡慕,又气恼。不过,二人后来也都大弄了),或者小腾挪。

        对这些山头大王来说,不外乎三种命运:一,被政府扫荡收剿;二,被更有能力的山头吞并;内讧或者自灭。

        当时的官军似乎也没多大能力收剿这些零星小土匪山头,有些地方军队甚至采取若即若离的态度,其中既有自保之道,亦不乏实力不济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 也就是说,对这些山头而言,避免内讧与被吞并的前提还是如何解决发展问题。于是,选择什么样的发展道路,推举什么样的领导人,也就越来越成为组织发展的关键。当然,这两个问题,其实是一个问题,道路是关键人提出来的,领袖人物的作用是不能替代的。

        于是,山大王问题,也就是领袖问题,就越来越突出了。在我的水浒语言环境里,这是个“带头大哥”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 “带头大哥”一词,不是我的发明,是从金庸先生武侠书中借鉴来的。我借用这个词是指“江湖人望好,领导能力强,有抱负与理想”,只有这样的人,才能将一盘散沙式的江湖人,纠集成能对抗官军之师。 

        在水浒中,“带头大哥”是个含义颇丰的词语。既是江湖人士寻找的委身对象,走灰色道路的领路人;是大块吃肉、大碗喝酒、论枰分金银的黑社会规则制订者。他们带领一群兄弟,反抗朝廷,抢劫过往客商,鱼肉近邻,在朝廷武力的中间地带,草根般生存与发展着。

        在水浒中,带头大哥至少包括四种类型:

        有理想与抱负、江湖人望高、驾驶能力强,具备整合山头与派系能力的,算是重量型大哥,在水浒中,这样的大哥只有宋江一个;

        而江湖人望极高、驾驶能力强的,领导至少一个实力山头的,可视作超级大哥,如鲁智深;

        还有一种,随便聚集些人马,占山为王,小富即安的得过且过型,只能算带头小哥,梁山的第一代天王王伦、清风山的燕顺、桃花山的李忠等都属于这种。

        在这三种之外,还有一种,不满现状而又确实不乏追随者,但又很快被取代的带头大哥,姑且只能称之为过渡或垫背型大哥,晁盖与孙立均是代表。

        水浒一书中还有若干种带头小哥。他们往往不以山头形式存在,而是以村落或集市霸王形象出现,手下也有部分人马,但规模一般都有限。像揭阳镇上的穆弘兄弟、浔阳江上的张横、张顺、揭阳岭下李俊、快活林的施恩等,都属于此类。  如果说水浒中山头众多让人目不暇接,那么,复杂的派系则很容易让人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    不过,千条江流总归大海,梳理梁山的派系也有个便捷之门,那就是从最高层理起。也就是说,从内阁数起。

        梁山内阁成员有4名,兵部都头领宋江、卢俊义,机密军师吴用、公孙胜。这4个人中,卢俊义与公孙胜基本说不上什么派。燕青算是卢俊义的家人,蔡福、蔡庆兄弟两个,是打大名府解救时一起跟过梁山的,算不算得上是卢俊认名下人,认真不得。公孙胜是蓟州人氏,但从蓟州来投奔梁山的杨雄、石秀、时迁,在认识他之前已经算是投在戴宗门下。而抢劫生辰纲的英雄,基本是吴用的人,在晁盖去世后也没有转投公孙胜门下的可能。如果一定要算,芒砀山是公孙胜收服的,杨林是公孙胜介绍上山。也就说,卢俊义有一个死党带两个同班车来梁山的,共3个人;公孙胜有个山头(樊瑞、项充、李衮),加上杨林共4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 不过,吴用的光景可就大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抢生辰纲的时候,吴用引荐了阮氏三雄。晁盖去世后,刘唐转托于宋江,白胜则投到吴用手下可能性较大。这是吴用最初的派系成员。

        吴用的第二个派系成员是戴宗、李逵、杨雄、石秀等人。宋江在江州坐牢被待为上宾,全是戴宗一手罩着,而戴宗则是吴用多年的至交,算得上是吴用派系。而戴宗门下,有个日后杀人如麻的小弟,黑旋风李逵。尽管李逵后来被宋江用十两银子迅速拿下,但至少他的一半身子还在吴用阵营。李逵后来先后劝服汤隆、焦挺、鲍旭上梁山,这些人至少一半身子也在吴用营里。戴宗介绍上梁山的,还有蓟州投奔梁山的杨雄、石秀、时迁等3人,还有饮马川裴宣、邓飞、孟康等3人。不过,戴宗系有个问题,李逵后来铁跟了宋江,在戴宗那里也就算是个名义。就是戴宗本人,也有半条腿在宋江那里。因此吴用的第二个派系,是个不稳定的组织。吴用外出算计卢俊义上梁山,戴宗请公孙胜归山救难时都带着李逵,不是李逵非要跟着去那么简单,里面大有文章。

        吴用的第三个派系是特殊成员,即刻印专家金大坚与仿字专家萧让。

        这样算来,吴用基本掌管三个派系、3个山头,成员至少有14人,其中5人在天罡,阵容甚是强大。

        吴用虽然不凡,但比起宋江来,也只能算是小巫。

        10山头中,宋江拥有清风山、对影山、梁山、黄门山等4个,基本上一半的山头姓宋。派系中,孔家庄孔氏兄弟、揭阳岭三霸、清风寨、马军五虎将中的三员(关胜、秦明、呼延灼),加上无党派人士石勇、弟弟宋清等,宋江人马占了梁山的半壁江山都不止。

        尽管宋江占的山头多、派系广,但还是有一个看似松散实则团结的派系,让宋江摆不平、睡不着,那就是林鲁联合体。

        林冲与鲁智深的友谊,是几百年来水浒传在民间传颂的动力之一,也是真正友谊的典范。如果仅仅是这样,相信宋江也不会严加防范了,友谊嘛,江湖上最讲究了。关键是林鲁是个联合体,是真正的实力派系。

        何谓林鲁联合体?

        当然是林冲与鲁智深双方的力量联合,是各自公司的加总力量统计。严格说起来,林冲没有山头,也没有派系。如果一定较真,只有一个操刀鬼曹正,是他的徒弟,但落草时却是与鲁智深、杨志等上了二龙山。此外,就林冲的个性来说,也不是善于拉帮结派之辈,否则在晁盖上梁山火并王伦之后,他也不会前梁山的前三把交椅轻松让出。不过,这并不是说,林冲就没有任何派系。事实上,王伦被林冲杀死之后,杜迁、宋万、朱贵等人就自动归到他门下了,这个是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 更重要的,不乏林冲是否有山头与派系,一遇上鲁智深,就不好说立平立山头与结不结派系了。二人在杭州大相国寺菜园一见如故,以致后来林冲补高俅陷害发配沧州时,鲁智深置五台山住持替他谋下的职务于不顾,千里送义弟,那份情义,比起关公在曹营照顾嫂子可能差些,但绝不比赵云千里走单骑护阿斗差分毫。这样和特殊经历,决定了一旦鲁智深起事或主张什么,林冲肯定义无反顾地支持。

        林冲没有山头,没有派系,或者说没有像样的山头与派系,但鲁智深有。九纹龙史进在世上就佩服两个人,一个是师傅王进,一个就是鲁智深。在寻师不遇之际,史鲁二人在延安府相聚,大有英雄想见恨晚之慨。尤其是鲁达在送救金氏父女,身上没钱,史进二话不说掏出10两银子后,二人的友谊一下子升华了。那次把酒言欢后,史进到延安寻师又不遇,而鲁智深正亡命天涯受困于瓦罐寺,二人联手杀死恶僧邪道,然后史进投身少华山,鲁智深则与杨志联手夺得二龙山,二人基本同时成为山大王。后来,鲁智深的二龙山公司一加入梁山公司,就亲自去邀史进的少华山公司也加入梁山公司,听说史进受陷于官府,想都不想就杀入官府去救史进。鲁史深情,由此可见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 除了二龙山与少华山外,桃花山大王李忠是史进的开手师傅,应该算是史进一党。这样仅鲁智深一人,就有江湖上三大山头,其中有两个都在前三名以里。如果说梁山英雄中有一个可以挑战宋江的山头领导人,那一定是鲁智深而非旁人。

        至于说为什么叫林鲁联合体而不叫鲁林联合体,是因为我的评论角度始终是梁山,而在梁山,林冲的位置是鲁智深不可能超越的。其实,真正林鲁联合体的核心,是鲁而不是林,这个,地球人与江湖人都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 还是看看林鲁联合体的核心竞争力吧。

         林冲不消说,本身是八十万禁军教头,更是对梁山发展立下不世之功的英雄,其不求名利的境界本身,在江湖上就很有号召力。人望,能力,都是超一流的。卢俊义功夫肯定超过林冲,但在梁山与江湖上的地位,恐怕要让林冲一分到二分。关胜呢,更多是托祖宗福荫,这个他自己也很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 鲁智深的领导水平与菩萨心肠,在梁山是罕见的。而武松的武神地位,又是任何梁山英雄也无法撼动的,即使武功超过的也不行(当然,武松事实上也与宋江交好,但他毕竟是在二龙山加入的黑社会)。史进与杨志,都是人望好、功夫出众的英雄。而朱武的智囊水平,显然并不逊色吴用多少。

        这样算来,林鲁联合体控制着3大山头(二龙岗山、少华山、桃花山),马步两军将帅齐整,又有军师,是梁山唯一可以独立发展的力量。换言之,在梁山控股集团公司里,林鲁公司是整个集团实力最强、利润率最好、专利数最多、真正拥有核心竞争力的公司。当然,也是最容易不服从集团公司的下属公司。梁山公司政治问题,近一半出在这里。日后一定要引进关胜并排在林冲之前,与这个有直接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 比较而言,以孙立为首的登州系(孙立、解珍、解宝、孙新、顾大嫂、邹润、邹渊、乐和),以及附在吴用光环下的戴宗系(李逵的少部分、杨雄、石秀、时迁、裴宣、邓飞、孟康等),虽然在梁山也算实力也不小,但根本就不值得宋江放在心上。前者人员结构单一,邹渊叔侄的登云山,也不并成气候。后者因为戴宗外出联络的关系,自然认识得人多,这个并不奇怪。但正如他跑得快一样,经常不在大本营一样,他的派系并不牢固,是松散型的。

        在梁山英雄中,还有很多小派系,像关胜、呼延灼、张清等,都有小团体,但基本都不成气候,也就不再一一说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