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八只眼看世界

整合尖锐全新视点,打造独特知讯平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司马集团中的“大魏臣子”  

2014-04-13 19:11:49|  分类: 审视历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在司马炎取代曹魏的精彩政治喜剧中,有一个配角是不能忽略的,正如《水浒》里的赵佶是配角,但是无法省去的“药引子”一样。司马孚是司马懿的亲弟弟,也是司马炎的叔伯爷爷。老家伙长寿,活到九十三岁,历观了曹魏代汉刘的全过程,又亲眼看着侄孙司马炎取代了曹魏。

       司马孚号为汉魏之际的“八达”之首,因此,洞悉自己所处的时代的本质。他从给代汉前的曹魏家当小官(汉封曹植为临淄侯,孚为植属官)开始,一直干到司空、太傅,积累了半个多世纪的官场经验。在一次涉及皇帝的谋杀中,他也只能以眼泪来表达自己的意见。世人视为其流泪正义之举。也许那时就没什么正义可言了,他的哭泣似乎是为求得良心的平衡。他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向侄子司马昭求情,才给了曹髦一个葬尸的机会。

       说起来也怪曹髦混蛋,一怒之下,招呼一帮乌合之众去杀司马昭。他受不了司马昭的那份气,高叫:“司马昭之心,路人皆知,我身为皇帝,不能坐等废黜,和他拼了!”既然路人皆知司马昭要夺权,那就更没人倾向他这个名存实亡的皇帝了,被他叫来的三个高官王经、王业、王沉,有两个跑去向司马昭报信了。没等曹髦的队伍冲出司马昭的办公地点,就被中护军贾充拦住了去路。贾充是司马家的心腹之人,一声呼叫就策反了太子舍人成济,他说:“司马公平时养你们干什么用,现在正是表现你们忠心的时候。”成济反戈一击,刺死了曹髦,死皇帝从战车上跌了下来。

       司马孚赶到杀人现场,抱着死皇帝大哭,并把死人头放在自己腿上。司马孚哭叫道:“杀陛下者,臣之罪也!”

       在讨论事件的责任时,司马昭坚决不同意处理贾充,反而宣布曹髦有罪,用太后名义追废其为平民。那个不同王沉、王业一同报信的王经也给杀了。最后,把杀人凶手成济当替罪羊卖了,定他大逆不道之罪,灭他三族。

       这就奇怪了,既然皇帝曹髦杀大臣司马昭是犯了罪,成济阻止犯罪,怎么成了大逆不道呢?应该奖励才对,如报信的王沉一样封个侯。不杀贾充人们理解,可杀了成济于理不通了。

       为了扭转整个事件给司马家族带来的负面影响,司马孚决定上表请求按王礼葬已追废为平民的死皇帝,结果,“太后许之”。

       司马孚玩得高明,一来转移了舆论焦点,不再追问杀皇帝是否合法;二来,表明自己是尽了最大努力保护受害者,掩盖了自己实际参与迫害的事实。他为什么说“杀陛下者,臣之罪也”,无人再问。这第二个效果非常了得,历来为那些“装蛋”的骗子所熟用。

       “装蛋”的最高水平还不在给曹髦争葬礼规格上,而是在元帝曹奂被晋所代出为陈留王时。曹奂带着无限的感慨和万般的无奈,离开祖宗敲诈来的皇权,离开皇宫去金墉城(今河南洛阳东北)居住。

       他怕自己再重蹈曹髦的旧路。

       他认了。

       在他要走之时,司马孚前来送行。他的泪来得便宜,达到抽泣不止的程度,对曹奂说:“我司马孚死时,还是大魏臣子呀!”

       就在曹奂刚走出宫门不久,还没有在金墉城熟悉环境,司马孚已经进入诸王之列。司马炎把司马孚列为诸王之首,“封皇叔祖父孚为安平王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